阆中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相随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48:58 编辑:笔名

1.昆仑    昆仑山下数百里间,环绕着两条水流,一曰黑,一曰白。在黑水之南,白水之北,横亘着一座小山,曰三危。  黑水之藻青嫩,白水之草丰盛,三危之露清莹。  在人界,有这样一个传说:吃了黑水之藻,白水之草和三危之露,即可长生不死,青春永驻。  因着这一传说,许多年间,昆仑山下的来客众多。但终究是,来者多,去者少。他们并不是住下了,却是再也出不去了。  毕竟这一方乃天帝与众神居住活动之圣地,又怎会无天神守护?  那些来昆仑窃取黑水之藻、白水之草和三危之露的人们,往往在还没有看见目标物之前,便被守护天神处死在途中。  只是尽管如此,来昆仑的人类,仍旧似无止尽。  据有幸活着走出昆仑的人透露,镇守昆仑周遭之天神,为一对神仙眷侣。男的常着一身白袍,乘着一条青虬,围绕着两水环绕;女的则常是一袭紫衣,乘着一只蓝鸢在山间盘旋。  山水间,常萦绕着青笛声,与伴随着青笛曲调,悠然妙绝的歌声。听者,谓其曰“天籁”。    2.异梦·幻音    深秋。菊香漫天。西风徐徐。  窗前正吹奏着青笛的云川,蓦然转过身,在午后阳光的照耀下,对着床前椅子上,正认真刺绣的妻子说,溪晴,近来,我时常做着同一个梦!  溪晴没有抬头看他,只问说,是什么梦?令你竟无心吹笛?  云川便又看向窗外,目光悠远。仿佛在遥望久远的前尘。  然后他说,我梦见,你依旧一袭紫衣,却是坐在一只蓝色大鸟上,在一个山间盘旋飞舞;接着便是我,着一身不变的青袍,乘着一条青龙,从发源于山间的两条流水尽头,飞向山间与你会合。继而,我们再一起围绕着山间盘旋,在两条水流间穿梭,在水流相夹的一座小山附近转悠,一次又一次,循环往复。恍若我们是在巡视,一直守护在那山周围。  云川说罢,依旧没有移开目光。仿佛他什么都没有说。  而溪晴,在听见云川最后那句话的一瞬,心竟陡然漏跳了一拍。只一个恍惚,握绣针的手一颤,绣针便扎到了手指。  于是溪晴看向云川的背影,缓缓说,云川,其实这段时间,我亦时常听见一个声音,恍若来自遥远的天外,总在重复着一句话!  云川诧然,转身看溪晴,问她,什么话?  是时候,该回来了!昆仑,需要你们的守护!  溪晴看着云川的面庞,静静说道。    3.西风知道那些过往    昆仑山上,悬圃崖间。天帝望着远处的黑、白两水和三危山,默然叹息。  夕阳西下时分,一青衣少年,手持一杯流霞仙酒,走至天帝身旁。  天上的流云飘飞。少年默默站了会,把手中的仙酒递给天帝,轻声唤道,天帝。  天帝接过酒杯,轻轻抿了两口,目光依旧停留在远方。只说道,你来了!清暮。  被天帝唤作清暮的青衣少年,亦随天帝的目光看向远方。继而,他轻轻道,天帝,您又在思念他们了!  天帝沉默了会,说,青虬,蓝鸢,已经在咸池待了好长时间啦!我时常听见它们的叹息,然后想起他们还在的那些时光。于是总也免不了要思考一下,当年对那件事的处理法,究竟是不是恰当?若是对的,那我又怎会不住地思念他们?若是错的,那我又该怎样去弥补?  清暮没有马上回答天帝的话。只低头看了看脚下的青草闲花,似乎在沉思。  然后,清暮抬头看天帝,轻轻道,天帝,他们会回来的。他们,就快回来了!  天帝诧然,酒杯从手中滑落,仙酒撒了一地。他看向清暮问,你如何得知?  清暮看着天帝的眼睛,诚然说道,我已用记忆之梦和千里传音暗示过他们了!所以他们,就快回来了!  此话一出,天帝不禁微怒,你怎敢擅作主张?  清暮当即跪倒在天帝面前,坚定的抬头看着天帝说,我知道,当年那件事的起因,源于我,至此我一直想见见他们。而天帝您,又为当年惩处他们的做法,遗憾了这许久,并思念了他们这许久。那么我想并相信,只要他们回来了,一切,便都又会好起来!至少,您不必再质问自己,亦不必再叹息了,不是吗?  清暮一番话说完,天帝瞬息哑然。然后沉默着转过身,恍若沉思般,静静站了会。  片刻后,天帝对清暮说了句,你起来吧!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彼时,云烟缭绕的悬圃崖间,只留下一袭青衣的清暮,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天帝,那傲然而孤独的背影,眼神忧郁。    4.往昔    八百年前,瑶池盛宴。天帝馈赏众神。  轮到守护昆仑仙境的天神受赏时,瑶池殿上,飞来一条青虬和一只蓝鸢。  只听天帝威严的声音响起,众神纷纷停止喧哗。  天帝对跪在殿上听赏的二神说,云川,溪晴,念你二人守护昆仑责任重大,今特赏青虬,蓝鸢于尔等,以便协助尔等镇守昆仑!  语毕,青虬和蓝鸢便立刻飞至云川和溪晴这对新主人身边。  看着这可爱的坐骑,云川和溪晴感到异常喜悦。于是连忙恩谢天帝。  至此后,青虬和蓝鸢便跟着云川和溪晴,百年如一日般,在昆仑周遭不停巡视,一直守护着昆仑。  为方便巡察,云川和溪晴特意在昆仑山下建筑了一座小木屋,以供日常居住。而天帝每隔一段时间,亦会下昆仑山,来到这间小木屋里,探望他们。    在天帝第五次来昆仑山下的小木屋内探望云川和溪晴时,天帝赠送了云川一支青色的玉笛。  天帝说,这支玉笛,是我特地命人铸造的,音色纯佳。为给你们的生活增添点乐趣,一铸好,便送来给你们了。  云川于是连连叩谢天帝,说,谢天帝赏赐!谢天帝重视!以后,溪晴便可伴随着我的笛声,唱起她最喜爱的仙乐了!  溪晴在一旁微笑,想起那首《相随》的旋律……    远山外,暮云弄斜阳,故人何在?  不离长空碧,不弃路远茫。  桃花开,清湖映缺月,乱我心怀。  相随云中鸟,相依水心花。    至此后几百年间,但逢闲暇时刻,云川便会吹奏起那支青色的玉笛。而溪晴,便伴随着笛声,轻轻唱起那首她最喜爱的歌谣。    5.清暮    一个清风飒爽的秋日黄昏,整个昆仑,陷入一片寂静祥和之中。  溪晴和云川乘着青虬、蓝鸢,一如往常的巡视着昆仑周遭,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行迹。  于是他们再转了一圈,确定实在安宁后,便回到了昆仑山下的住处。  然而他们才刚进屋,便恍惚听见,从远处传来,一声声婴儿的啼哭。于是两人对视一眼后,便又乘上各自的坐骑,匆忙向生源处赶去。  途中,溪晴不禁问云川,怎会有婴孩的哭声呢?之前明明不见任何人呐!  云川亦纳闷的看了看溪晴,说,是啊,真不知,将会面对的是怎样一番情境呀!    说话间,二人依然来到声源处所在的白水湖边。  只见湖边的梧桐树杈上,稳稳的放着一只竹篮。竹篮里,婴孩的啼哭声,不断传出。  云川对溪晴说,我过去看看。便驾着青虬来到了树杈旁。  溪晴跟过去,在婴孩看见云川之前,来到了云川身边。  于是婴孩一睁眼,便看见云川和溪晴正一起看着他的面庞。  奇妙的是,婴孩一见到云川和溪晴,便瞬间止住了哭声。而且,他还朝着他们,绽开了笑颜。  仿佛他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好久,终于等待的人看见了他,他于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与欢欣。  却不知为何,云川和溪晴第一眼见到这孩子,便都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见到的是许久未见的故人,有小小的惊讶,又有小小的喜悦。  看着那孩子可爱的容颜,云川不禁问溪晴,我们,该怎样处置他啊?  溪晴亦感到茫然。沉默片刻后,却忽又恍若自言自语般说道,我们,带他走吧!  云川于是看向溪晴,溪晴的目光似坚定不移。于是他又看向婴孩,那笑容让他感觉温暖。  于是云川没有再言语,只一挥手,竹篮便从树杈间腾起,落入他手中。    溪晴便与云川一起捧着竹篮,静静看了会里面的婴孩。  溪晴说,他该有个名字!  云川想了想,然后脱口道,就叫他“清暮”吧!  溪晴听后便微微笑着看那孩子,然后说,清暮。清秋的日暮。  云川便也微笑着看那孩子,唤道,小清暮!  竹篮里,清暮似乎听懂了他们的话,裂开嘴笑起来。  然后两人再静静看了会清暮后,便让蓝鸢叼着竹篮,一起回去了小木屋。    便在此时,天,又暗了。下一个黎明到来,会怎样呢?    6.下一个黎明    云川和溪晴带着小清暮在小木屋内住了数日,每日都过得很愉快。恍若人界中的一家人一般,简单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这种快乐幸福,终究还是走到了尽头。    那日,暖风吹拂着细柳。天帝下了昆仑山,来小木屋内,看望溪晴和云川。  当时,溪晴和云川还在昆仑周遭进行当日最后一轮巡视。小木屋内,只有小清暮正沐浴着春风,安然的熟睡。  天帝进屋,发现溪晴和云川不在。于是在屋内转了转,意欲审视一下他们的居住环境是否够舒适。结果,却在内室里,看见了熟睡在床的小清暮。  天帝诧异,于是疾步走近床边。  也许是这脚步声惊醒了小清暮,所以当天帝来到床边时,便见小清暮睁着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正注视着他。  小清暮这一注视,不禁又让天帝感到诧异:平常的人类,即便是婴孩,看见天神出现,哪会不畏惧?  于是天帝弯腰,凑近小清暮的脸颊,希望这样能吓到他,使他发出惊畏的啜泣。  然而在天帝的意料之中,又在天帝的意料之外——小清暮,对着天帝凑近过来的脸庞,微微笑了!  这一笑,不禁令天帝心头一悦。  天帝心想,或许这孩子,真是跟天界有缘吧!  于是天帝伸手,意欲将小清暮从床上抱起。  却就在这时,溪晴如风一般从天帝面前一闪而过。待天帝反应过来时,她正抱着小清暮躲在云川身后。而云川,正站在天帝身后。  似乎感觉到掠过眼前的人已然站于自己身后,天帝于是转身。然后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云川和溪晴,没有言语。  仿佛天帝,正等待着他二人开口。    相互注视了片刻后,云川终于开口。  他说,天帝,清暮是我们带回来的。若您要处罚,就请处罚我们吧!清暮他还是个孩子,请您无论如何绕过他!  云川说罢,回头看了看溪晴抱在怀里的小清暮。小清暮对他笑,很亲切的样子。  天帝看着这恍若一家人的三人,想了想,然后问溪晴道,溪晴,你又做何想法呢?  溪晴早知会有这一天,于是坚定的说,从我们觉得带清暮回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只希望,天帝您能绕过这孩子!  天帝不禁颤然。  沉默片刻后,天帝终究不解的问他们道,就为了救这一人界的孩子,你们竟甘愿触犯天界的天规?值得吗?  云川和溪晴相视而笑,然后异口同声的说,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意不愿意!  此话一出,天帝陡然震撼不已。    最终,在沉思良久之后,天帝对云川和溪晴说,好吧,毕竟天规不能破。既然你二人甘愿受罚,那么我就抽去你们在天界的所有记忆,贬至人间。至于这孩子,我会留在身边好好待他。你们放心吧!  云川和溪晴听后,便再看了看清暮,似在与他告别。然后他们便一起将清暮送到天帝手中。  接过清暮,天帝于是右手一挥,云川和溪晴便消失在小木屋内。  而天帝怀中,小清暮的眼神里,不知不觉间,竟多了一份隐隐的伤感和忧郁。    7.归来    自那日,云川和溪晴相继说出各自心中困惑数日的奇幻梦境与声音后,半个月内,二人每日,近乎都在思虑中度过。  直到那天,溪晴仍像往常一样,在家做好饭,等着云川打猎回来。  然后,就在云川刚踏进家门不久,门外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门本没关,来人大可径直走进屋内,但却选择了礼节性的先敲门。可见此人很懂礼数,并不是附近的猎者。  于是溪晴和云川不由自主地站起身,相互看了彼此一眼后,便齐齐盯着门外出现的人。  仿佛来人令人生畏,又仿佛,那是他们等了很久的人。    门外。西风吹着落叶飘。一青衣男子,静静的站在屋檐下。  他那略显孤单的身影,恰巧映在夕阳里。于是整个人看上去,恍若在发光。  这个人,便是清暮。    清暮没有进屋,也没有言语,只是静静的站在门外,与屋内二人对视。  自懂事起,清暮便常听天帝说起这二人。而每每谈到最后,天帝亦总是一脸无奈。  清暮便一直很好奇,这二人究竟有怎样的魅力,能让天帝十九年来始终牵挂不已?  而如今,他终于见到他们,却又是那样的不知所味。    三人就这样沉默了许久。  终于,清暮对云川和溪晴说,你们,跟我走吧!  云川和溪晴依旧只是相互对视一眼,却并没有感到异常好奇或惊讶。只是牵着彼此的手,静静跟着清暮,离家而去。    彼时,夕阳即将隐没山间。清暮便带着他们,上了昆仑。  一路上,总有些细碎的记忆漂浮在云川和溪晴的脑海中,所有的一切,竟都是那般熟悉。    悬圃崖边,天帝依旧望着远方,沉思。  当清暮带着云川和溪晴来到这里,云川和溪晴看见那威严的天帝背影时,他们瞬间忆起了那些恍若前尘的过往。  一时间,云川和溪晴不禁有些颤抖,又有些愕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便在这时,清暮一晃,来到天帝身边。对着天帝轻轻说,天帝,他们,回来了!  于是天帝蓦然转身,便看见面前不远处,溪晴和云川,正神情恍惚的注视着他。  这一刻,千言万语,却是难以言说,他们和天帝的那种心境。    而清暮,便在这一刻,悄然离开了悬圃崖。他去了咸池。  于是不久后,正坐在悬圃崖边相谈甚欢的天帝和云川、溪晴都看见,从昆仑上方的天空中,正向这儿飞来的,青虬和蓝鸢。  同时,天边还传来了一悦耳的歌声。  那是清暮,在咸池唱起的一支歌。  歌曲恰巧,是溪晴曾经伴着云川的青笛声,唱了几百年的那首,最喜爱的,《相随》。 共 51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患了前列腺结石该怎么治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昆明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

上一篇:对不起37

下一篇:傻瓜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