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颍州晚报曹亚伟实习生孙飞

发布时间:2019-11-30 06:39:20 编辑:笔名

  5月21日,2015“俯瞰颍淮”大型航拍活动进入第二天,贝尔407GX直升飞机再次升空。

  在2小时25分钟的飞行时间里,航拍摄制组用手中的照相机和摄像机,记录下临泉县和界首市部分地区迅猛发展的身影,留下了一张张珍贵的影像资料。

  两天时间里,航拍摄制组和机组人员也克服了诸多困难,用一幅幅精美大气的航拍照片,以独特的视角展示颍淮大地的博大和包容。摄像师河流之美让人流连忘返

  5月21日早晨,天气晴好,2015年“俯瞰颍淮”大型航拍活动摄制组人员7时30分赶到阜阳机场,准备进行第二架次的航拍。

  9时13分,贝尔407GX直升飞机起飞后,一路向西飞向临泉县。路上,直升飞机飞过颍州西湖,飞过临泉县杨桥镇桃花岛,飞过弯弯曲曲的泉河。

  摄像师潘扬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了,他不断地调整摄像机的镜头,拍下弯弯曲曲的河道,波光粼粼的水面,星罗棋布的水中绿洲,翩翩飞舞的水鸟……

  潘扬告诉颍州晚报,以前他曾多次到阜阳参加航拍培训等活动,但活动范围仅仅限制在陆地上,没有关注过阜阳的河流。没想到,阜阳的水系如此发达,生态环境如此之好。

  “身在其中,宛如江南水乡。”两天来,潘扬多次用这句话形容阜阳,讲述阜阳水系给他带来的视觉冲击。

  坐在飞机上,看一望无际的平原,或满眼碧绿,或金黄一片,各种颜色交替之中,河流蜿蜒,潘扬的拍摄激情被充分调动起来。

  让潘扬无法忘记的还有王家坝。5月20日下午,当直升飞机飞过濛洼蓄洪区,潘扬看到了蓄洪区的富饶。但是,当淮河出现险情时,为了保住沿线重要工业城市,这里的人们不惜牺牲小家利益,换来大家的安宁。这一点让潘扬感动。

  潘扬多次向阜阳社社长张洪表示,此次航拍结束后,他还会再来阜阳,目的只有一个——用纪录片的方式拍摄阜阳的河流。机长大地之美,是一种安静、包容之美

  5月21日,直升飞机飞抵临泉县桃花岛上空时,机长刘保庚也忍不住拿出自己的,对着驾驶室外一阵狂拍。

  飞行期间,刘保庚最为关注的是阜阳的土地。在他的印象中,阜阳地势平坦,沃野千里。而当地勤劳的农民在这片土地上耕作,留下了一个个格状的地块,从空中望去,大地变成了棋盘,展现出独有的原始之美。

  尤其是阜阳河流遍布,水与田地相间,让刘保庚惊喜不已,他曾驾驶飞机飞越中原大地,飞过山海关,飞过东三省,飞过内蒙古大草原,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美景。

  “阜阳的美不能用‘壮丽’形容,而是一种安静的美。阜阳大地平坦、广阔,有一种宽厚之美,包容之美。”刘保庚说。同时,刘保庚还发现,无论是阜南县,还是临泉县,与外地的一些县市相比,它们的政府办公楼并不是最耀眼的,但是公园修建得十分夺目,其他基础设施也修建的比较完善。

  两天的飞行中,刘保庚感觉阜南县和临泉县的公园规模都不是很大,但是规划得很好,园林的布局、绿化以及公共设施的投入十分到位,说明阜阳当地政府十分注重民生。

  刘保庚今年已65岁,即将退休。他说,三五年后阜阳社可能还会举行大型航拍活动。到那个时候,他虽然不能参与,但十分希望阜阳社能赠送他一套航拍画册,以便让他了解阜阳的变化。机组人员阜阳人的敬业精神令人感动

  5月13日,贝尔407GX直升飞机从郑州飞赴阜阳飞机场,同来的共有6名机组人员。在阜阳工作期间,他们第一次了解这座城市,了解阜阳人。刘保庚告诉颍州晚报,航拍是一项十分复杂的工作,每次飞行都需要向民航、空军等多个部门申请,获得他们的批准。

  几天来,阜阳市民航局及阜阳飞机场为此次航拍提供了全方位保障,机组人员遇到问题,只要反馈给民航局和机场,工作人员均会尽力协调,予以解决。

  让刘保庚和同事们刮目相看的,还有阜阳人的工作态度。刘保庚告诉颍州晚报,直升飞机在空中飞行期间,为了航拍需要拆掉舱门,因此存在噪音大、风速高、振动强等困难。

  拍摄人员侧身坐在舱内,双腿放在飞机的起落架上,整个拍摄过程中,摁快门、换储存卡等小动作都变得十分困难。

  但是,阜阳社的3名摄影和负责摄像的潘扬,克服了种种困难,飞行的两个架次均顺利地完成了拍摄工作,体现出坚强的毅力。

  尤其是5月20日的飞行让他感慨颇深。5月20日,直升飞机降落时间较晚,摄制人员结束全部工作时,时间已是21日凌晨2时左右,21日7时30分,摄制人员又赶到阜阳机场,飞机再次起航。

  当天上午,直升飞机飞过颍州西湖,抵达临泉县杨桥镇桃花岛,然后向界首市两湾一河湿地飞去。离开两湾一河湿地,直升飞机飞抵临泉县中能化工,随后进入临泉开发区,然后进入老城区上空。

  此后,航拍摄制组人员拍摄了临泉县城南新区、体育场,再沿泉河一路向西,领略了泉河的蛇曲之美,掠过千年银杏树、沈子国遗址、流鞍河湿地公园、刘邓大军淮西指挥部旧址、滑集镇园艺场等,然后一路向东飞行,于11时38分降落在阜阳机场,历时2小时25分钟。因为疲惫,返程时年近花甲的摄影戴维奇,只闭上眼睛稍微休息了一会儿。飞机降落后,又投入到下午的紧张工作中。

  颍州晚报 曹亚伟 实习生 孙飞

  /文

  王彪 /摄

赛车
德甲
C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