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夏天的夏天续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40:50 编辑:笔名

就在韩冬和夏天他们告别之际,唐中岳在办公室里整理从渔村回来后的照片。盯着电脑屏幕上的一张张照片,记忆又回到了那个渔村。夏天和阿布争抢一碗菜的情节,阿布妈妈和阿布斗嘴的情节,韩冬坐在沙滩上看海的孤独背影,这一些并不是他凭空臆想出来的,而是他真实经历过的。翻看一张张照片,更多的是一种想念,想念那里的人和事,想念阿布、阿布妈妈和那群可爱的小朋友以及那个眼里只有韩冬的夏天。他的目光触及照片,发现所有的照片里都有她的倩影,所有关于渔村的记忆里都有她的名字,他终于明白自己念念不忘的,或者从一开始就已经喜欢上她了。当他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他好想向全世界宣布,唐中岳也有喜欢的人,也可以品尝爱情的滋味。唐中岳受伤的时候也有可以拥抱的人了。他多想马上飞到渔村,告诉她,可是现在不能啊,还有一个项目要和投资商洽谈,只能等到一切事情都宣告结束后才能去找她了,他对着屏幕中的她,自言自语道,“夏天等我。”  门外响起敲门声,他将文件夹关闭,整理一下情绪后,从笔筒里拿出一支签字笔,握着,眼睛盯着下属送上来的月度预算报表,头也不抬,他都知道是谁进来,不用说也知道,那几个投资商已经到了。他和他之间总存在着一种不用言语的默契,假如他是个女生的话,也许会上演上司与下属的爱情悲喜剧。可惜他的助手是个男人,更可笑的是他还是个Gay,不过最好笑的是有次一时兴起和他一起去同志酒吧,居然撞上相识的人,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父亲耳朵里。他虽然生气,但也无奈,谁让他是唐家唯一的血脉,苦口婆心的劝说后无效,他也只能任由自己了,只要不胡搞不乱来,这是他对儿子最低的底限。不过这样也好,他这个假Gay可以让那些狂蜂乱蝶识趣地知难而退。可是遇见夏天,进而喜欢上夏天,是个美妙的意外,这样的意外,他只想要一次,就这一次已够他回味一生。  他和他的助手俩人拿着准备好的资料一起走进贵宾室。如果说在渔村,他展现的是一个喜欢摄影,愿意亲近大自然,被小朋友们喜爱着的大哥哥形象,那么现在的他则展示出一个男人对事业追求的野心和对行业精准把握的信心。他在这方面的专业性无人能企及,他的每一句话都能换回投资商们的点头称是。原来一个男人认真起来也是很有魅力的。双方谈到最后达到共识,只见对方的老板伸手握住唐中岳的手,“唐总真不愧是这方面的专家,我甘拜下风。”转而对身边的年轻人说道,“阿泽啊,你可得多向唐总学习啊。”年轻人连忙接话,“爸爸教训的是。”继而又对唐中乐说,“唐总,你可得好好提携我哦。”  “郭董,郭总,你们太客气了,是我要向你们二位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他边说边抽出被握住的手。  “哈哈……你啊和你爸爸当年一模一样,一张嘴从不饶人。”他边笑边在其他人的引导下去餐厅吃饭,席间还喝了不少酒,等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有了几分醉意。  唐中岳在车里告诉助手和司机,送他回家,下午就不去公司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就发邮件或送到家里来,他可不想以这副尊容去面对他的下属们。交待完后,他换了种令自己舒服的姿势后,闭上眼睛享受难得的空闲时光。司机和助手也都不敢吵他,车内一下子安静许多。车子游走在这座城市里,人,如同蜗牛一样背着它那沉重的外壳一步一步往前爬。  下一刻,唐中岳他们的车子已经开到他家的花园小洋房前,司机和助手俩人合力把他从车里抬到院子时,正好遇见正在浇花的唐董事长。他们把唐中岳架到客厅后就回去了,唐董看看,觉得还是先倒杯水给他和会比较好。斜躺在沙发上的唐中岳,满脸通红,两道剑眉显得愈发突兀。他用力扯松领带,解开上衣扣子,好让呼吸可以顺畅一点。唐董把杯子交给他的同时却被他用手一挥打翻了父亲手里的杯子,嘴里还叫嚷着难受。唐董叹口气,“不会喝就不要喝那么多。”  他将身体支撑起,“你以为我愿意啊,这叫身不由己。”他看向他,突然放声大笑,“你不懂的,跟你说也没用。”说完他起身,拒绝父亲的搀扶,宁愿自己摇晃着身体,走去房间。唐董看着儿子的背影,眼神中夹杂着伤感、无奈与心疼等情绪,心说,我怎么不会懂得,可谁让你是我的儿子,一生下来就注定了是这样的命运,再反抗也是徒劳。我已经做出很大的让步,不再关心你的感情,也不再怀疑你的性取向,难道你就不能理解下我这个做父亲的心情吗?此时,他站在儿子房门前,轻轻推门进去,看着儿子的睡容,眼里已然满是慈爱,或许只有这个时候,唐董才会表现出一副慈父的样子。而唐中岳完全秉承了他的性格,只有在父亲生病住院时,才会表现出那种害怕失去亲人的软弱来。在平时父子俩总是针尖对麦芒,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人,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呢,难道危急时刻才能表现出父子情深吗?生活本来就很简单,只不过是人们把生活复杂化了,就连感情也是一样。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着,夏天、唐中岳、阿布、韩冬,他们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交集。夏天的夏天因为出现唐中岳和韩冬而变得有点不一样,他们两个虽然远离了渔村,但夏天的心似乎也跟着韩冬离开了。此时的夏天正在思念着韩冬,而彼时的唐中岳因为项目终于可以告一段落而感到一阵轻松,还告诉助手说,想要给自己放个长假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这么久以来的压抑。可这只能存在于他的想象中,自从接手公司后,他就已经没有多少私人空间,所以像现在这样能有两天的休息时间,他自觉是要烧高香,拜阿弥陀佛了。他加大马力,为的只是快点见到日夜思念的那些人……  大海、沙滩、海浪、礁石,我来啦!将车停在渔村入口,脱下鞋子就想冲进海水里舒舒服服地泡上一泡。此时的唐中岳心情是无比欢悦的,老远就瞧见阿布妈妈,他大叫着冲向她,“阿布妈妈!”正在打扫院子的阿布妈妈听见有人叫自己,手搭在额头上望向远处,只见一个年轻人张开双臂迎向自己,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已经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阿布妈妈,我太想你了。”  “是中岳啊,我还以为是谁呢。”对于这个热情的年轻人,她的心里始终存有一丝好感。唐中岳放开阿布妈妈后,忙不迭地问她最近好不好,还有阿布他们怎么样了。他也有一点疑问,怎么没看见阿布、夏天他们。后来在阿布妈妈的叙述下,才知道自从自己走后发生了许多事情,夏天因为想念韩冬而离开渔村去找他,阿布因为立志要保护夏天也跟她一起离开……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难道和夏天真的应验了那句有缘无分吗?离开、留下、回来、离开,这就是自己和夏天的那段似有似无的情愫吗,我真的要徘徊在这扇门之外,这就是我所愿意看见的,自己对什么事都很有信心,相信可以掌控住所有事情的发展,可是对夏天,他无法掌握,他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她了,但一转身,发现自己并不了解她。他以为自己离她很远,可是转角却遇上她。有个声音在说,趁还没开始,就让这一切停在这里,你的假Gay身份不是为了等她的出现,而是为了另一个你还没遇见的女孩,那个女孩或许才是你生命中的真命天女。  没有阿布和夏天的渔村,虽然还有阿布妈妈在,但那种感觉不一样了,那些快乐一下子就消失了,他走在沙滩上,这里他曾记录下一个女孩对另一个男孩的暗恋,他看着她犹豫的双脚,感受着矛盾的心里,曾经,他、她、他,是一条奇怪的直线,可是,现在直线没有了,只有一个点独留在沙滩上。第二天他就向阿布妈妈辞行,带着复杂心情回到都市森林里继续他的事业。不过极具戏剧性的是,就在唐中岳离开后不久,夏天却突然回渔村了。俩人可真有点像宝玉和黛玉,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上天总是会在你对周围的一切都无望的时候偏又给你希望,在你置身云端时却又重重地将你摔下,这是唐中岳目前最真实的心情写照。虽然公司有车,他也有专职司机,但更多的时候,他更喜欢坐公车,更喜欢在人群中穿梭,这也许和他住在乡间的童年也有所关系吧,他是在即将读高中时才回到唐家,在那之前,他和外婆一直都住在乡间,后来外婆在去世前,交给他一张旧照片,告诉他,他的父亲是唐氏企业的老总后就断气了,安顿好外婆后,凭着这张旧照片一路找,终于找到了父亲,从此开始有钱人的生活。  下班后,唐中岳并没有让司机送自己回家也没开车,他像所有的上班族一样走到公司附近的公车站等车,然后在某个站点下车,接着他就走在这条他最喜欢逛的街上,在街的尽头有菜市场也是他最喜欢逛的,在那些人身上,他总能找到外婆当年的影子,对这里的一切,他感觉是那样亲切,和大伯、大妈聊天,仿佛就在和外婆聊天一样。就在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跃入他的耳朵里,不管菜市场有多么嘈杂,但这个声音他依旧听得真真切切、明明白白,没错,是她!他悄悄走到她身后,“夏天!”  “谁啊,别烦我!”夏天正为了两块钱和卖菜大妈争论,冷不丁的有人叫自己名字,想都没想地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但转念一想,这个声音好熟悉啊,该不会是……她扭头对上唐中岳的眼睛,“呵呵,怎么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夏天,你都不知道,我找你找得快把全世界要翻遍了。”他急着向她表达自己的找寻她的心情,“你知道吗,我好想你。”  “那个,老师在家等我呢,我先回去了。”  “老师?你们两个住在一起了?”在还没得到她亲口证实之前,他或许还可以自欺欺人,但是听到她的回答后,他的心彻底碎了,剩下的只有祝福她找到想要的幸福。她满脸感激地看向他,可是她不明白,他要的不是她的感激而是她的爱情,但她的爱情留给了她的老师。同样的他也不会明白此刻她的心情,她骂自己,这样很好是不是,你完全可以告诉他,自己并没有和老师在一起,难道为了自己的倔强,倔强到不让他看见自己的狼狈。唐中岳和夏天的爱情还未出生就已经扼杀在胚胎中,他们分手了,在菜市场里,连分手都不那么浪漫。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着,夏天在都市里的生活远没有在渔村里来得那么自在。这里没有家乡的风中那咸咸的海水味道,也没有渔民们欢唱的渔歌,唯一的安慰或许是身边还有阿布在,但阿布有一天也会娶妻生子,有一天也会离自己而去,那个时候的自己就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抬头望向天空,怎么连都市的太阳显得那么灰暗,没有海边那样灿烂。虽然心里有几分悲苦,感叹世事弄人,感叹自己命运的无常,但面对别人,她依然微笑。她看着两枚戒指,问自己,真的可以找到专属的幸福吗?  如果不是一场始料不及的车祸,或许夏天、唐中岳、阿布以及韩冬他们真的不会再有交集,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然而,因为车祸而牵扯出夏天的病情,因为车祸大家又聚在了一起。那天下午就在他去蛋糕店找夏天的路上,手机突然响了。他一看没有来电显示,接起,原来是医院打来的。阿布无法确信自己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定是他们弄错了,夏天怎么会出车祸,不可能的嘛,想想都知道了。好奇怪,这条路明明不是去夏天店里的路,这条路是去医院的路耶,我怎么会往那边去,可恶的双脚,可恶的大脑,难道你们都不听我的命令了吗?夏天,可恶的夏天,你什么不好玩,玩车祸!你要我怎么跟我妈说,怎么跟奶奶说,怎么跟老师说,怎么跟关姐姐说,怎么跟夏爸和夏妈说?  阿布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们正在给夏天做手术,看着墙上的手术灯,他掏出手机,一一拨了电话。  正在收拾屋子的阿布妈妈一看到是儿子的电话,还没等他说话,她就先劈头盖脸地一顿训,“不是告诉你了吗,没事不要老往家里打电话,这不是浪费钱吗。”  “妈,夏天出车祸了,人正在抢救呢。”  “什么……”电话从阿布妈妈的手里滑落,夏天出车祸,怎么会这样,阿布妈妈一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人差点晕过去。老天爷啊,你都坑了夏天一家,现在连夏天你都要夺走吗?来不及细想的她,锁上门,匆匆赶去镇上,坐车去她一年中都难得去一两趟的大城市。  每到月初和月底是唐中岳最忙的时候,除了要听取各个部门经理们的报告外,还要向董事局的各位董事大佬们报告公司的运作状况,虽然自己并不喜欢商场,但既然答应父亲继承企业,成为企业新的掌门人,就要负起这个责任。当然这个责任并不是为了那些只吃干饭、只拿股份的董事们负责,而是为了公司这么多员工负责,万一真的有一天公司倒了,他们以及他们的家庭就要面临着再次就业的压力,况且他们中的有些人是已经把公司当成了家,在这里他们贡献了自己的青春,他要对得起“总经理”这三个字,所以就算再累,也一定要撑住。  父亲常说这个家里太冷清了,需要一个女主人和一个小朋友,这样笑声也可以多一点。每到这个时候,他只能苦笑道,他的儿子都已经是个GAY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爱呢。父亲则告诉他,他只不过是个假GAY,只要勇敢的跨出这一步就会迎来爱的春天。他哈哈笑道,要想抱孙子,还不如让在美国的妹妹早点结婚呢,她可是个标准的结婚狂,但却总是与爱情失之交臂,但她依旧乐此不疲。对于这一点父亲总说妹妹比自己强,至少她有这个勇气去争取,而自己连勇气都没有。关于此,他不想和父亲争辩,他不是没勇气,只是他想要的爱情因为夏天的一句“老师还在家等我”而戛然而止,他唯有退出,其实祝福不也是一种爱吗。他等所有的部门经理出去之后,才揉揉有点酸痛的太阳穴,手机不偏不倚的响起,看着阿布的手机号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起,“你好!”   共 1573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尿路感染的预防措施
昆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医院怎么选

上一篇:农村的孩子

下一篇:等待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