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山水我要死去了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24:10 编辑:笔名

一、  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我听到越来越多的“噼”“嗙”“乒乓”声音,仿佛有人刺破气球的那种爆裂声音。它是我的细胞在不断地死去,细胞核发出的哀嚎声,崩裂相撞的声音啊。  想起四个月前,在闽北武夷山脉的一个悬崖峭壁上,我是多么的自由自在,湿润温暖的空气,一阵阵的带有负氧离子的微风吹来,让我享受。远处山涧“哗哗”的流水声回荡在山谷中。清晨的阳光穿过沉沉雾霾,一道道地射向山谷。我身上沾满着清晨的露珠,耳边画眉鸟和山雉鸡的晨鸣,叫个不停,你高亢来我低吟,一股一股的云雾从我身边飘过。我在此地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年年开花结子,繁衍生息,已有百年了。   “乒乓,乒乓”的爆裂声又来了。   我吸收了山涧中的精华,经过百年的风风雨雨,躲过了多少次的灾难和人类的搜索,已覆辙了天地灵性。人类喜欢我,是因为我的药性,他们叫我“还魂草”。千百年来我的兄弟姐妹一个个贡献给人类,使他们逃离病魔的纠缠。如今我成为像大熊猫一样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  多少次山里的采药人从我身边爬过,多少次的风雨雷电的摧残关顾,我在岩壁的裂缝中扎根,一棵荆棘掩护做伴,光滑布满苔藓的岩石高耸入云的托起,我看到有采药人在我附近摔入崖底,百年来我一直安然无恙。最终还是被那个有运气的老采药人发现挖走。   二、  三月三武夷山脚下的星村镇格外热闹,四面八方的农人似乎被山神召唤带上各家的什物集中到镇上河边的空地--赶集来。此地是山里和平原的交界地,山里人带上山货和手工品,竹子编的精致的手工家用品,岩茶大红袍、水仙、肉桂,自然还有打来的野鸡、山麂、野猪什么的。平地上的农人把地里打下的粮食和农作物拉到集市换钱贴补家用。河对岸远处的山峦相对应,河流绕过山丘到这里冲刷出一片空地,刚好形成一块集贸市场。由于名气大来往的人流多,也吸引远道而来的城里人和江西商人。  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赶集市场,叫卖声和牲口的哀嚎声遥相呼应。老采药人坐在地上,面前是他从山里采来的有加工过的晾晒干的有新鲜还带有露水的药材。每个经过他摊位的人他都要高喊着“上等的山里药材,看一看吧。”“百年的石斛铁皮,炖鸡炖排骨,滋阴补阳大补嘞。”。  日照已快到头顶,老采药人没卖出多少药材。草帽里沾满着他的汗水,他时不时地脱下,拿在手中当扇子扇一扇,着急的心情写在脸上。有人问“铁皮石斛,这么卖。”。他立马回答“二百元整株都拿去”。“太贵了!”扭头就去,“等等还可商量嘛。”,“你到底想不想要,哪有这样买东西的”。他望着离开的路人,他想换点钱,家里最近急需添加一床软被子,今年的春天特别阴冷,老太婆的寒腿老毛病又犯了,一直叫疼。他舍不得自己吃那个百年仙草,卖个好价钱,还可添置些其他东西。  离开崖壁的我耳边一直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那细胞膜的破裂,飞出的细胞核,就如同孢子崩裂一样四处飞扬。  一个外乡人带着浓重的口音,两眼紧紧盯着我,“这个怎么卖”。  已经失去信心的老采药人随口说,“五百元嘞,不还价。”  外乡人拿起我,左看右看的研究起来。“便宜点吧,做生意交个朋友。”“三百元行不行”。  老采药人以为又是来忽悠他的,不说话。   “三百五这样”外地人加价问。   “看你诚心,这样五百元加上这些药材,你都拿去。”老采药人说。  外乡人想了想说,“好吧!”  老采药人像意外中奖似的高兴,他并没有想如此容易卖掉,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不到上午他的山货就脱手了。他想人要走运挡也挡不住。  蹲在地上的外乡人,仔细的认真的包裹着我,对那些药材叫药农拿个大袋子随意装在一起。他原想把这一大推的药材送给采药人,看到采药人认真的帮他捆扎分类地上的药材,生怕节外生枝也就算了。  三、  那个外乡人姓刘,每年这时都会到山区乡下,找些山里的兰花,他是兰花商,城里花鸟市场有个摊位,专卖各种各样品种的兰花。   “喂!我找到好东西了,是的!回去再说。”老刘放下电话,重新小心的用开有小孔透气的盒子装我。他在我身上喷撒了点水,我感到舒服了点,但离我的崖壁越来越远了。他把那些药材丢在火车站附近的垃圾桶内,抱紧我坐上动车急匆匆地回家去了。  火车随着闽江向下游方向行驶,窗外的青山绿水离我远去,我好似远嫁的新娘,离开家乡的山山水水,再也回不来了。遥想那崖壁我的家,“乒乓乒乓”的声音又来了。人类的贪婪与残忍不知毁掉多少美丽的家园啊。  花鸟市场的门市部里人头攒动,羡慕和嫉妒的人来回关注。“老刘,你这回可是捡到大便宜了。”“这可是稀有品种啊”,“万年的王八,千年的人参。”“喂!喂!我这也是千年的野生铁皮石斛啊。”老刘自豪得意的吹牛。  老刘用几百元的宜兴紫砂盆将我重新栽种,放在店里最明显的位置显摆,作为其镇店之宝。  小小的店里摆满了各种兰花。时不时有人来购买,老刘热情地招呼。“买不买没关系,看看这些兰花怎么样,个个鲜活挺拔,香气袭人。”“来我这都是朋友,来坐下,喝茶。”。南方人就是爱喝茶,常年桌上都摆着功夫茶具,各种的铁观音乌龙茶、金骏眉、正山小种等名茶,随时招待客人。“来来,买不买没关系,就是交个朋友。”老刘是个好客之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品种叫青山玉泉,素色花,开起来全白的兰花。这个品种是七仙女,也是素色花,不同的是花瓣上微微带的浅绿。这个开红花的,叫着市长红,台湾杂交培植的,以前刚上市贵的不得了,现在便宜了。这个“市长红”多少钱一盆,客人问。老刘说,哦!兰花是按每株多少钱买,你刚才看的“市长红”一盆五株,每株四十元,这盆要二百元还不算盆费。老刘的兰花生意做的是红红火火,来往的客人也是络绎不绝。   我到城里已近个把月了。这里的空气污浊不堪,宁我难以呼吸。一想到我崖壁的家,就又伤感起来。这里有我许多同类,有野生的,有人工繁殖的,也有名贵的普通的。我能听到她们在呐喊,她们的身体机能在损坏,她们也渴望回到大自然中。我那“乒乓乒乓”的身体细胞响声不断,近来叶尖也开始焦黄,那“嘎吱嘎吱”的声音一直围绕在心头,我知道我叶片上的叶绿素已在不断消失,我的DNA的链接不断“呯呯呯”的断掉,“嘎吱嘎吱”“呯呯呯……”   四、  一个中年人带着小女孩走进老刘的店里,“爸爸,快看那是什么花,好漂亮耶!”小女孩眼尖一眼就看上了我。  中年人凑近看,又换个方向看看。“是个好花,好东西。”他羡慕的说。老刘看到有客人来,又对自己的宝贝感兴趣,知道是个识货人。   “不错吧!千辛万苦从山里挖来的,现在这样的好东西几乎没有了。”老刘感慨的说。   “来来喝茶,坐坐坐。”老刘热情打招呼。  那人眼睛还是看着我,开始研究起来。“这东西起码百年了。”“放你这儿,可惜了!”。   “为什么?”老刘有点疑惑。   “你这环境不适合这个好东西的生长,早晚会死的。”那人坚定的说。  商人老刘听了此人的话大惊,也确如此人所言,近期他也发现他的宝贝兰花,叶子有掉落的情况,一些叶子的叶尖也出现焦黄现象。他也在苦恼如何解决的办法。他每日细心照顾时不时的在兰花周围喷雾加湿,但还是出现叶片焦黄的情形。他担心他的镇店之宝的命运。  那个中年人是个爱兰之人,家里各种名贵兰花至少三十多盆,加上一般普通的兰花也有上百盆。此人姓王,人称王大户。家里盖了个大暖房,安装加湿器通风机,人工营造出兰花的生活环境。  王大户看上了老刘的镇店之宝。  最近常常光顾老刘的小店,热情的老刘请他喝茶聊天,也常常交流养兰的心得体会。久而久之成了朋友,他们更多的时间还是聊关于我的事。如何施肥,如何通风,如何浇水。   “你知道吗,兰花的养殖往往是新手常常整天浇水,生怕渴死,最终爱死兰花。老手干死兰花,因为怕浇水涝死,所以往往被干死。”王大户说。   “你说的对,常言道养兰浇水三年功。”老刘说。   “兰花通风最重要,兰花的根部属于气根,浊气淤积排不出就会烂根,不久必死。”   “所以浇水要一次性浇透,要么不浇,干兰湿菊嘛。”  王大户话音一转“你那盆镇宅之宝,能不能让给我。”“你这里条件太差,会害死她的。”   “我也知道,这里的环境不适合兰花生长,就是舍不得。”老刘还是犹豫不觉。   五、  电闪雷鸣的夜晚,一声巨大的响雷把老刘从梦中惊醒。自从得到镇店之宝后,老刘就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总担心有人惦记他的宝贝。他看了看时间已凌晨二点,他还是放不下心,起床向自家店方向走去。大雨打在地上和屋檐上“噼啪”地响,霹雳一声照亮了夜空,店门前一个黑影闪过,“谁!有贼!”他大叫一声冲了过去。那贼如同泥鳅似的直溜地消失在雨夜的黑暗中。  屋内已被翻得乱七八糟,还好他及时赶到,还好他回家时将他的宝贝移到靠近窗户附近,他想让他的宝贝兰花夜里能吸到更多的新鲜空气,他的镇店之宝才安然无恙。  第二天王大户愤怒地训斥那个人“你他妈的这么笨,这点事都办不好。”   “他妈的,见鬼了,谁知道他半夜三更还回到店里。”  王大户太爱这盆兰花了,急的采取偷盗这种不得已的下策。前几天王大户出二十万老刘就是不卖,老刘知道黄金有价,名贵的兰花无价,他轻易不会脱手。王大户急的恨不得去抢去夺。他觉得放在老刘这里早晚会死,他必须早点把她请来,才不得已采取如此下策。  王大户又到老刘的店里看望那盆兰花来了。  老刘正在整理昨晚被盗贼破坏的店面。   “你说倒霉不倒霉,昨晚被贼光顾,还好损失不大。”   “这个王八蛋,抓到狠狠打一顿。”王大户有点尴尬说。   “没丢什么东西,好像针对我那镇店之宝来的。”   “肯定是我们圈内人,要让我知道是谁,除了吃官司,还要让他……”王大户做贼心虚的结结巴巴说。  老刘打断王大户的话,“算了!算了!喝茶,喝茶。”。  两人坐下喝茶聊天。   “我思考再三,我想这宝贝还是让给你。”老刘真诚地说。  王大户睁大双眼不敢相信。   “你说的对,我这里不适合她的生长,也不安全。”老刘接着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夺人所爱啊!”王大户嘴上这么说,心里暗暗高兴。   “好了,你别说了,这样吧!你出五万今天就抱回去。”   “这样不好,太便宜了,我不能占你的便宜。”王大户真的想不到捡了个大便宜。  老刘说:“我并不是卖给你的,我们是朋友,半送半给,放在你那儿也许还可能有机会繁殖,到时给我一株就行。”   “那就太感谢你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王大户太激动了,心想机关算尽,得来全不费工夫。   六、  在王大户的暖房里,我被安放在王大户认为最适合我生长繁殖的位置。  在我的脚下是人工营造的假山喷泉“哗哗”的响,喷雾器定时向空气中喷雾,已保持空气中的湿度。一排排整齐的兰花摆放在架子上,靠西的整面墙爬满了爬墙虎和牵牛花。  王大户每天都过来看看,心满意足地来回走走。他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我快要死了。   “乒乓乒乓”的破裂声,“吱呀!砰!砰!”断裂声。如今犹如放鞭炮或放烟花似的激烈。  又有一片的叶子掉落,我感到我的根已变黑,慢慢地腐烂。   “你这么喜爱兰花,造个人工暖房,还不如把我们放的野外。”   “你应该知道人挪活树挪死的道理吧!”   “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样的环境适合我的生长,在这里只有加速我的死亡。”   “你们人类知道,没有买卖就不会有杀戮。”   “没有买卖,就不会有人去找去挖,现在山里已基本绝种了。”   “我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你们这是犯法的。”   “还说你爱兰,我看你是爱钱。”  我的脑海中一直有许多问题想不通。  除了王大户外,周围的兰花兄弟姐妹都知道我要死了,她们在哭泣。“乒乓乒乓”细胞的破裂相撞声,“吱呀!砰!砰!”纤维的断裂声,回荡在王大户的暖房中。  我梦到了闽北武夷山脉的悬崖峭壁,一股一股的云雾从我身边飘过,远处山涧“哗哗”的流水声回荡在山谷中。   共 454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造成勃起功能障碍的因素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检查方法有哪些

上一篇:三月游成都

下一篇:美好糟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