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吸烟的女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48:23 编辑:笔名

她是我少女时期认识的人,性格乖戾暴烈,喜欢在深切的夜晚对着镜子擦浓浓的睫毛膏涂淡紫色的眼影,吸很多很多的烟,半截就捻息在烟灰缸里,那神态像支着细长的手指在空气中跳舞。隔着浓浓的烟雾,她晶莹透亮的眼球稍顷变得朦胧非常,泛着红红的血丝,眼泪混杂着化妆品滑下五彩缤纷的液体。之后大口大口地喝凉水,有时候喝得太急会止不住地剧烈咳嗽。  她一直是颓废另类的样子,给老师同学留下不好的印象。她也因此成了自闭的孩子。我喜欢叫她孩子,她蜷缩在地板上吸烟的样子,我把她想成了我的孩子。她是那样柔弱和娇小,让我有种想抱住她保护她的冲动。  我们逃掉晚自习,去学校的操场上放烟火,然后看着它破灭。她总是在这时候说,我们的生命也是这样的,我们躲不掉的,早晚有一天要殒灭,人活着就是在等死。之后我看到她的眼睛里闪动着怖惧与苍茫,一种触碰不到的,一眼望不到边的忧郁和绝望。  每到这种时候,当她用45度角的姿势遥望熠熠生辉的星空的时候,在她从不曾注意到的侧处,我总是以迷离不可捉摸的眼神用同样的姿势盯着她出神。  在这万赖俱寂的宇宙空间里,呈迷雾状的星云和耀眼明媚的白昼相互交替,轮回反复。若你漫游于生命的荒野之中,所触及的是希望与绝望的火花相互跨亘和交织的广阔星空。而在她丰沛的精神世界里,尽是陈旧谦卑的羞耻记忆。  我憎恨自己拿她没有办法,事实上谁都奈何不了她的执狂。  她又开始吸烟,一支又一支,丢得满地的烟头,难以将其与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我坐在一旁,她说,你不要说话。于是我们就这样坐着,坐着。整个操场在瞬间因为阒静无声而显得阴森森起来。  大概过了很久,她熄掉了烟头,被袅袅轻烟呛得流下眼泪。可是她立刻揉擦眼睛,把脸背过去,不愿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软弱。她说,谢谢你愿意陪我。你是唯一一个愿意陪我一起沉默的人,你不会和别人一样骂我精神不正常。  是的,你很好,很正常。你只是不喜欢那种喧闹的交际圈子,你也不会适合那里。别人的话,你不要在意。你不是活给他们看的。  她默默地点头,脸上露出不逊傲然的神色。  我们两家中间隔着一座桥,我频繁地去她家,华丽而且宽敞,却总是空荡荡的没有人在,茶杯里餐桌上都堆上了厚厚的灰尘。她只轻轻说一句,他们没在这里住。我想她的父母一定都是极忙碌的人,彼此也很少在一起说话,各自的脸上都写满陌生。  我们在睡床上吃水果看电视讲无穷无尽数以千计的话,那张又宽又长的席梦思床绵软得几乎可以把我们两个娇弱的身体包裹进去。她似乎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发出舒朗的笑声,快乐得无法用言语来描说。  她更多的时候一个人在家里煮方便面吃,吃腻了就从超市买大量的速食食品,比如面包,饼干,巧克力,饮料,牛奶。我实在看不过去,忍不住质问她怎么都不吃蔬菜,这样下去小小年纪如果造成身体机能紊乱可怎么得了,她嘿嘿地笑,然后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小声回答我,我不会做饭。  我愕然,心里免不了会对她的家人有怨恨,他们怎么能够这样呢?她不应该是家里的掌上明珠吗?她不应该是那种优越得不得了骄傲得不得了的野蛮公主才对吗?我在内心里不喜欢这样的家庭,没有温暖,永远都是冷冰冰的。如果没有爱,再多的钱也只是虚妄。  我对她说,我带你去我家,我们一起睡好吗?我妈妈会做好吃的饭菜,炖排骨,青椒炒鸡蛋,还有酸辣海带丝,都是她最拿手的。  她脸上旋即露出欣喜的神情,一个劲地问我,真的吗真的吗?  她喜欢一边吸烟一边阅读杜拉斯的文字,寻求快感。她说,读那个衰老而睿智的女子的文字让她觉得酣畅淋漓,似透彻的剖析,剥离了所有虚伪的内质。她经常会这样一直熬到很晚很晚,甚至凌晨。  我看着她辛劳的样子,忍不住劝她,你这样整晚的抽烟熬夜对身体不好的。  她于是合上书熄灭烟头,转即敏捷地跳到床上来钻进溽热的被窝陪我说话,和我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像个听话的孩子。我们躺在床上,窝在被子里,拥抱在一起,她很任性地将舌头贴近我的额头,温热温热的。随即我们不停地说话,直至困倦。  那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幸福的欢盛的不渝的时光。  她对我提过最多的是一个叫做轩的男子。  之后整个房间陷入长时间的静默。一片死寂。  我想轩一定是她所爱的人,可是他怎么能让她这样自闭,他应该可以拯救她的,他应该引领她走出这片繁冗无际的荒原。他可以拯救她对他的记挂与念念不忘。  可是轩又在哪里呢?  我再次问她有关轩的事情时,她只轻描淡写,用忧伤的声调说,他在很遥远的地方,我找不到的远方。  接下来,我们只好一起缄默。只是轩,已经成为横亘在我们之间的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凝固了原先轻快的空气,也灼伤了她的心怀。  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以后,我开始感到她内心深处有块难释的阴影,怎么抹都抹不去。她内心对事物的想法过于偏激和消极,她只喜欢穿黑色和深蓝色这样冷色调的衣服,只看尼采叔本华黑格尔的书,只听悲情的歌曲,脑海里不断涌现的是外婆去世后被送到火葬场的情景。她说,外婆去世的那个炎炎的夏季,她每天的梦里都会出现火葬场的壮观场面。还有那不断吹奏的哀乐,甚至白天走在路上的时候也会自己哼唱,有一次被气愤的行人骂成是神经病。  直到那个灼烈的夏天结束,她才隐约地接受了外婆已经不复存在的现实,而自从那个夏天过后,她的父母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视野里。  她没有去哀求他们,也没有去寻找他们,只是心甘情愿地长成了一株坚硬挺拔的杂草。他们于她,是没有爱的,那就不必苛求。  她说这话的时候我清楚看到她眼里滑过的悲伤和凄惶。她自觉是莫大星球里的渺小尘埃,像置身绝地无处伸援的弱小的动物。  那种被遗弃的孤独感,被老师和同学隔离,被亲生父母丢弃,被行人视若神经病的绝望感。到底还有什么理由,到底还有什么勇气,到底还有什么力量,去重新树立生活的信念,和追赶未来的脚步。  甚至希望自己染上绝症,换来亲生父母的不忍,梦想他们蹑手蹑脚地走至床头,亲吻她的额头和脸颊,对她诉尽一生都不能拥有的爱。让她从梦里醒来看到床头摆放的鲜花和慰问卡片,至少也证明,她这样被呵护着,被爱怜着,被关怀着。  那么,自己就不是孤独的。  可是偏偏,这些都没有。连罹患疾病都成为一种奢侈。  我有时会试图扭转她的想法,可是终是不成功的。她用绝然悲戚的语气说,没有那么好的,这个世界比你想的要坏得多的。  她一再坚持,没有人愿意来爱我,一个也没有。这是一个狰狞的世界,我每天晚上睡觉时都能听到魔鬼尖利的怒吼。  我和她,我们有着不同的个性和对这个多变的世界的不同看法,她因命运的无情和现实的残暴形成了强烈的悲剧意识,并且不愿相信任何温暖的情怀。可是我们关系亲密并且互相喜爱对方,除了紧紧地抱住她不停颤抖的身体,我别无他法。我们不能试图让对方顺从自己,那是不可以的,我们并不能去改变任何。  高三那年,学习变得异常紧张起来,而她因为热爱美术,要去杭州补习绘画。于是她很毫无征兆地选择了离开,之后便没再来过我家,可是我想我们高考过后很快又会见面的。当下大家都在忙碌,忙各自的未来,因我们都有不同的路要走。她时而打电话过来,说一会话,声音慵懒而疲倦,然后匆匆地说,长途电话费很贵的,我要挂了。  我立马开始心疼她,生怕她在外面会吃苦。  三月份的时候大家备考已是非常辛苦了,就像是要拼命一样。  她就是在这时候回来的。考完专业课,回来学习文化课。高考对我们来说都是煎熬,却又无处脱逃。  我们的生活又回复从前。  五月的一天。我经过我家门前的那个小桥时,看到她和一个男子在接吻。是的,我没有看错,是她,真的是她。  我只能默默走掉。  后来我问她,他是谁?  她一脸笑意地说,他是轩啊,他是我的轩啊!他回来了,是的,他没有丢下我。他没走,他还在。她显然是振奋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意兴篷勃的样子。  我同样也是为她高兴的,那个可以拯救她的人终于出现了,那些令她夜不能寐的人终于要来带她走了,我想他们对彼此都有深深的眷念与不能忘却。  彼时我已然能够觉察到她为这场疼痛爱情所付出的艰巨努力。我在心里面无数次地说,轩,你要保护她,她是那么好那么可怜那么善良的孩子,她已经经不起命运的再三颠覆和侵袭。只有你的出现才可以给她带来熠熠发亮的阳光和希望。  我想,你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把幸福牢牢地揣在手里。  高考过后我再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匆匆搬走,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我头一次感觉到了人去楼空的苍凉和昏厥。  直到八月的时候我在街上偶又碰见那个叫轩的男子,他旁边偎依着一个女孩子,漂亮而且清秀。我疯狂地跑过去,大声呼叫,轩!轩!轩!  他没有回应。我只好跑过去猛烈拍打他的肩膀,我叫你你没有听见吗?  他转即惊愕地睁大眼睛,你有叫我吗?  是的,你是轩,没错吧?  不是的,不是的。你是她的朋友是吗?她一直都喜欢这么叫我,简直是神经病嘛,我都快受不了她了。  我愤怒地甩给他一个耳光,扭头匆匆走了。  我再没有见到她,她是那样突兀地从我生命里消失了,不着一丝痕迹。没有告别,没有煽情的挽留,有的只是消失。一声不响地消失。  事隔多年,每当我再次想到她的时候,在我心里留下最为深刻印记的,始终是她吸烟时的寂寞眼神。   共 38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美好糟糕1

下一篇:织女星下的小夜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