阆中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血火天衣 第077章 外城区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4:35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077章 外城区

实际上,东方天武堂除了外观上与一般学院有所差异以外,里面的构造还是比较正常的。

城墙之后是一座座圆柱形塔楼模样的建筑物,规模很大,它们有着各式各样的用途,比如宿舍,教学,办公等。这些建筑物是环形围绕的,在最正中则是附带观众席的大型演武场,巨大的圆形擂台直径足足有五百米长,而且有三座之多。

此外还有许多足球场大小的练习场散布在各处,这些练习场不是简单的草坪地面,其中涵盖了沙地,沼泽,荒原,雪原等各种地貌,比较令仇无衣诧异的是里面居然有熔岩和毒潭这种杀气十足的地形。

单是三座擂台就十分惊人,外加一圈的建筑物,这座超巨大“城堡”的外观会给人一种什么样的魄力已经无需多言了。

东方天武堂收费很低,和一般天衣学院并无差异,设施却强了不知多少倍,足以见得这里是真真正正为了培养人才而设立的地方,完全不可能盈利。

走过了入学所需的大致流程,仇无衣也将天武堂的大致结构摸清了个五六分,毕竟这里只是学院而已,没有那么多复杂机关。

“两张满值蓝卡,请收好

,假如遗失的话,是没有办法找回的。”

“谢谢。”

仇无衣从窗口接过两张蓝卡,转身塞给身后的范铃雨一张。

储蓄卡在大陆还是个稀罕东西,目前只有整个永国以及烈国中一些与天衣圣门相关的场所得以大规模的运用,所以范铃雨握在手中就像拿到了个宝贝,生怕力气用得太大把它捏碎,小心翼翼地捏着一个角把它丢进腰间挂着的水滴形空间盒子里。

实际上,满值蓝卡里面总共有一万枚金币的储量,称作宝贝也不为过。而一半市面上小型空间盒子的最大功能之一就是钱包,范铃雨把它挂在腰间基本上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当然,里面的实际空间大小是不能够暴露的。

“请问需要查询账户吗?”

窗内的服务员向外面问道。

“不必了,就这样吧。”

仇无衣也收起了蓝卡婉拒道,账户的余额还是心里有数的。

一进入永国的国境,仇无衣就开始着手变卖在山中得到的财物,首先以自己的名字注册了永国专用的账户,而后用各种伪造的身份在许多地方分别出售了几件东西,获得了三万枚左右的金币,最后再分批次将一部分金币转入账户当中。

不得不说,储蓄行业还是一种新兴事物,在天衣圣门的奇妙技术支持下几乎不能造假。但它也不具备真正银行的一些保障,比如储蓄卡无法记名,无法限制金额转出转入,以及天衣圣门的信誉等,现阶段的储蓄卡,只能看做压缩后的大额金币而已。

所以仇无衣在空间盒子中有意保留了一些真正的金币。

“先送你回宿舍,记得晚上在正门见面”

仇无衣随口说道,这是在神火京学院养成的习惯,这里男生宿舍与女生宿舍是紧挨着的,没什么送不送的说法。

“好呀,哥哥你一定要选一个靠窗户的房间。”

范铃雨的言外之意就是方便翻墙出入。

虽然比仇无衣的年龄要小一点,但今年范铃雨已经年满十六岁了,按照一般传统早就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不过范铃雨的异性意识却淡薄得奇妙,不知是晚熟还是天生没有感觉,基本上,除了仇无衣以外,对其他的男性她只习惯于用强大或弱小来判别。

对于这种事,仇无衣也不晓得该欣慰还是头疼,欣慰的是范铃雨几乎不会对其他男性抱以友人之上的好感,头疼的是自己也不明白该怎样与她的关系更进一步,友情之上而并非恋情,能够彼此依靠却无法相互倾心,这也是比较微妙的状况。

“人好少呀。”

范铃雨打量着路上来往的人,对身旁的仇无衣说道。

“也许是还没到时间。”

仇无衣应道,确实如此,按理说这儿包含了其他三所天武堂的问题学生,外加三大国出身的人,应该不会太过冷清。

可是道路上行走的也不过十几人而已,满脸兴奋的大致是新生,满不在乎地逛来逛去的就是学长了。

不过这些人看起来都不是泛泛之辈,唯有这一点令仇无衣欣慰,这证明东方天武堂绝对不是可以浑水摸鱼打发时间的地方。

“连这样的人都有,哥你看。”

范铃雨回过身指着后面的分叉路口处,那里刚经过一架动力轮椅,轮椅上自然是有人坐着的。

“说不定相当强呢,绝对不能小瞧。”

仇无衣随便扫了一眼,从这里也只能看到个黑色的背影而已,坐轮椅说明两腿不方便行走,也说明这样的人在其他方面一定有异乎常人的力量。

宿舍只是临时安排的,四人一间,按照报道的顺序暂住,虽然就这样也没什么问题,但毕竟有人会在考试之后选择同班级的同学作为室友,所以到时候还要重新分配。

宿舍里没有人,也许是因为巧合,仇无衣放下了少少的行李,一直等待了好久也没有等到新的人。

天色就这样彻底黑了,在宿舍楼门口等到了貌似饱饱睡过一觉的范铃雨,两个人一起走向了大门。

“哟。”

程铁轩果然提前一步到了约定的地方,亲密到近似轻佻地打了个招呼,镜片下的笑脸依旧。

“难得,我以为你会逃跑的。”

范铃雨不知是揶揄还是赞赏地说道。

“哈哈哈,我还不至于为了这一点……这一点点事逃跑。”

程铁轩干咳了一声,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显然是小尾巴被抓到的模样。

“走吧,我大致知道外城区怎么走了。”

仇无衣故意装作没有看出程铁轩的表情变化,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心中却在暗笑。

因为程铁轩心中的惧意已经露出来了,有的人就是这样,在自己的领域能够呼风唤雨,然后一旦失去自己最大的依仗就会手足无措。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程铁轩的害怕都是装出来的,不过这样反而更令人安心,懂得隐蔽实力的人总不会太弱。

由于有路灯的缘故,南十字城内城区一片明亮,连店铺都营业到很晚,乃至通宵。

这一切,恐怕根源在于进行天衣研究之时发现的诸多技术,永国在“科技”这一方面已经远远走到了大陆三国之前。

但光明的街道也无法照亮程铁轩的心,倒不如说给他带来了更多的阴影。

“程兄,我记得通往外城区最近的路就是这儿吧?”

一行三人来到了一条不算宽阔的街道之前,这条街大约一半的范围内还有灯光,但另一半却是黑漆漆的。

“是……当然是!兄弟,你认路,很,很厉害。”

程铁轩胆战心惊地盯着远处的黑暗,脸上的笑早就凝固了,身体的关节也显得生涩而僵硬,如果可以不向前迈步,他绝对会选择后退。

“那就走吧,约定就是这样的哦!”

范铃雨跃跃欲试地走在最前面,中间夹着一步一顿的程铁轩,三人走进了黑暗当中。

东方天武堂是一所学院,学院自然有学院长,学院长的办公室也和其他学院一样,挂着自己的门牌。

学院长的办公室布置得简洁明快,一切物品就像它天生就应当被放置在这里一样井井有条,而靠近窗户的地方则是学院长的办公桌,一张大大的椅子背向着门口,袅袅白烟漂浮在椅子周围。

“老爷子,这……这是什么意思?”

酒气冲天的酒鬼大师将手中攥得皱皱巴巴的棕色纸按在学院长的办公桌上,浮肿的双眼醉意依旧,大着舌头的话音当中透着些许不满。

“这是新生名册,有什么问题吗?”

背对着他的学院长不紧不慢地答道。

“哈?问题?老爷子,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放进来干嘛?天武堂一年十六个学生死亡名额,全用上够不够?”

酒鬼大师将酒壶从唇边放下,冲着椅背冷哼一声,对学院长全无尊敬之意。

“事实上,在这之前已经得到了保证,这也是同盟的一环。”

“保证?这帮唯恐死人不够多的混蛋什么时候连保证都开始做了?到底搞什么鬼?同盟……呵呵”

听到“保障”二字,酒鬼大师忽然一愣,继而轻蔑地笑道。

“这就是保密的了,假如东方老师你肯回去的话,或许立刻就能知道答案。”

学院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再多言。

“切,谁会上当啊,不说了,喝酒去,老爷子,学院是你的学院,有些危险的家伙还是多盯着点吧。”

酒鬼大师醉意上涌,晃悠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要走。

“东方老师。”

学院长的声音突然响起。

“嗯?”

“亲眼看看如何,只要有了足够的契机,令人望而生畏的恶鬼未必没有转变的时刻。”

“唔……这么自信?那可是……算了,我考虑考虑。”

酒鬼大师的步子顿了一顿,像是在回应学院长,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步履蹒跚地走出了门。

宁夏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广东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南通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宁夏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广东治疗包皮过长方法